观影后对前半部分评价高,而后半部分则显得平淡。徐百九分析武斗那一段很有意思,节奏紧凑,侦探意味浓。

 

    人物的发展变化很概念化。徐百九不断地强调那个毒死养父母的小孩,而唐龙则不断强调被他杀害的屠夫家最后的那个小孩。如果用唐龙“一切皆有因缘”的观点,那真是“小孩改变世界”。=

人的变化是复杂的,有演变过程,一个观念的形成也应该是不断地受到强化,才能内化成意识,并且成为改变性格的力量。徐百九的演变可以用他身上的针、痛来使他不断强化“情无用”的概念,而唐龙呢?似乎不能窥见这些过程对他造成了什么改变,于是去除中间的过程,就可以看到前后两个点,一个是十年前与垂死小孩四目相对的唐龙,一个是现在的唐龙,中间一条直线连接,就这么直接了当。这是编剧很大的不足,落入概念化的窠臼。
     好玩的是不断地进行解构。观影时被构建起的正义感严肃感或是英雄形象,总是迅速地被瓦解掉。最后七十二煞的大当家的死,终于不是甄子丹一次次被打败又一次次站起来、最后背水一战取得决定性胜利,也不是徐百九突然使出全身力气往大当家身上击中要害、成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英雄,而是让富兰克林也笑了。武侠,但却没有一个高大全的英雄。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觉得甄子丹的形象就特别光辉。徐百九倒挺好玩。后来想也许导演有意在瓦解神话,瓦解了概念之后,人物的形象却不够饱满。
      
                                                   V.
                                                                                天河城飞扬
      

陈可辛讲过“说电影可以理想主义,情怀可以理想主义,但做电影不能理想主义;又说导演可以贪心,但不能任性,就算你要表达的理想再重要,你也没有权利要求电影损失它的商品性来迁就你的理想。”

整部影片渗透着浓厚的陈可辛味道,与《投名状》一样,在美术以及武打方面都秉持着写实的风格,更加让人容易接受和理解,更加容易博得观众的好感。然而,个人感觉影片有明显的脱节现象,整个电影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前半部分主角是金城武,后半部分主角是甄子丹,汤唯则是一个通用型的女主角。

 

最终的最终陈可辛把他的武侠世界用情包裹,用情诠释,用情终结,就像雨中另一个徐百九脸上的两行热泪,此时对于那个“到底是法重要还是人重要”的问题,他已经有了答案。

对删除了汤唯的激情戏,,陈可辛表示,“删戏只有一个目的,是否为剧情主线服务,不管激情或不激情,再有卖点的戏,若偏离了轨道,一样得删。维纳斯的手臂都要砍,删一场戏算什么?

 

然而所有的回答都是一个沉默,一切尽在不言。

甄子丹把唐龙的冷酷表现的很好,对于刘金喜的愚懦表演的却有些造作。

简单总结故事梗概大致如下:

最后甄子丹自断一臂与教主决战,个人认为此处深为不妥,甄子丹在影片里最大的功能就是“打”,断了一臂打斗效果自然会大打折扣,最后一段的打斗效果甚至不如甄子丹与惠英红的打斗戏份好看。

    既然是《武侠》,就先说“武侠”,
作为华语影片中最为出色的一个类型,武侠堪称是华语影片的镇宅之宝,也是国产影片坚守票房阵地的最后一道防线。这确实是一个既很唬人又很有价值的字眼,如果说给这两个字定个价,就如超级水稻之于袁隆平一样—-1000亿。陈可辛敢把武侠这两个字单提出来作为自己影片的名字,其野心可见一斑。也许只有当年的《功夫》可与之相提并论,但细想一下,《功夫》是何其的惊艳,处处透露着星爷的简单和自负,简单到无可挑剔,自负到无以附加,而《武侠》却让我感觉深陷雨雾,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说实话从第一次听说《武侠》开始,到第一次看到剧透为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推断这个以“武侠”命名的故事里究竟会告诉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故事,终于在看完影片之后借着两句经典的话给了自己一个答案: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装B遭雷劈。

荆州人士刘金喜因一场见义勇为的光荣事迹招致飞来横祸,他被一个类似柯南的人物—徐百九盯上了,此人用貌似科学也许是伪科学的科学分析了刘金喜的见义勇为过程,判定他身兼武功,杀人无数,继而牵扯出刘金喜隐藏了十年的秘密:他是七十二地煞的二当家—唐龙。于是更大的矛盾出现了,作为大当家的爸爸想让身兼二当家的儿子回家,而身兼二当家的儿子不想听作为大当家的爸爸的话不想回家,当强硬要身兼为二当家的儿子回家的作为大当家的爸爸碰上了强硬拒绝作为大当家的爸爸的要求不回家的身兼二当家的儿子的时候,一场恶战爆发,最终二人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诠释了他们生命的意义:刘金喜自断一臂告诉我我们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大当家被闪电击中烧焦而死告诉我们:装B遭雷劈啊有木有!

教主看着断臂怒问唐龙:“什么……!”此时你是否能理解他的伤心和绝望。

我倒是想问一句,你保留了洗鱼鳔的戏份又是如何服务剧情的!

调侃至此,告一段落,抛弃那一记惊雷再去品味《武侠》。

放在此处对比来看他就是自己打自己嘴巴了

 

不过两次看过之后,脑袋里都很莫名的跳出了几个字: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小隐隐于山林,大隐隐于市朝;《功夫》。

随便说点:

对于汤唯的评价,在看了第一遍给个C,看了第二遍给个B+,演的不声不响却很合口味,很有润物细无声的感觉。我喜欢她的眼睛和下巴。

阿玉泪问唐龙“如果那天在河边,你遇到的是另一个女人,你是否会留下来?”此时你是否可以理解她的惶恐和不安。

  “小隐隐于山林,大隐隐于市朝”,罪恶滔天的唐龙选择了一处僻静的山村安身,娶妻生子入族谱,每天都在铜球击打铜盘的响声中小心翼翼的醒来,洗漱打扫吃早饭逗儿子拉家常,然后工作赚钱,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温馨安逸。这是个很典型的武侠形象,不问过去的种种事端,只想平平淡淡的重新开始一个新的自我。陈可辛用异常唯美的画面渲染着全片的氛围,用温婉的风景让人忘却它背后可能藏匿着的残暴和杀戮,一步步拉着观众走进刘金喜的美好生活。然而,身而为侠就无法轻易摆脱的命运的枷锁,逃避的尽头还是面对。当唐龙对阿玉说“谢谢你让我当了十年的刘金喜”的时候,谁能理解这背后会有多少的无奈和苦涩。于是强盗出现,唐龙追求了十年的恬淡生活和在此间建立的人性将唐龙出卖,他出于仁义动手杀死了强盗拯救了村民,继而徐百九出现,开始了整个故事的发展。徐百九在片中看似是一个冰冷无情的人,他坚信“人性是不可靠的,只有法,只有物质才不会骗人”,因此他用银针遏制自己的感情。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改变正是因为他的人性,他受过骗受过伤,他不想再因自己的同情心制造伤害,于是才有了现在冰冷刻板的徐百九。此处陈可辛依然在用温情牵引着观众的情绪,村民的款款温情和徐百九的尖刻无情形成的强烈反差,他在竭力告诉观众这个世界纵然有无情之人但仍是饱含温情,无论有没有武有没有侠,这也是他至始至终都在表达的思想。当唐龙身份的秘密被揭开,七十二地煞现身,此时出现了武功和杀戮,影片气氛直转,但情依然在,教主因为对义子的情杀了前来告密的县令,屠杀了村子的民众,十三娘因为对义子的情葬身激流,徐坤因对兄弟的情长歌当哭,阿玉因对丈夫的情要不顾生死同进同退……然而此处的情却融入了更深的矛盾,同时也显得更加真实。徐坤质问唐龙:“就为了这十年,你放弃了一个二十年的家!”此时你是否可以理解他的不解和疑惑?

金城武的角色显得有些猥琐,也许这就是他想表现的风格。

 

  两个月之前看了《武侠》就想写些东西,然而一拖再拖终于到了今天,仔细的再看过一遍之后,发现自己对于影片的看法竟有了些细微的改变,之前想大声说几句“oh
yeah”“good”“shit”“fuck”以聊表心意的暴戾情绪也淡得多了。